線上:18
演講網 | 教材庫 | 使用者 | 登入   進階
文學與現實 朱天文 2015 紐曼文學獎辭與梅杜莎與伯修斯 (15:16)
頻寬: 1274 kbps
討論 (1)
, 11-11 16:11

       現實與文學:蛇髮女妖與伯修斯

       伯修斯穿著有翅綁的鞋、攜帶著銅鏡盾牌與瑪杜莎的蛇髮人頭

       卡爾維諾:將蛇髮女妖比喻為現實的重力

       伯修斯靠風靠雲、靠鏡面

       文學不是報導與模擬現實

       而是拒絕直接觀看現實,以文字的傳統就像青銅盾牌鏡面來對應現實

       現實經過青銅盾牌鏡面就離開地球的重力

       使現實經過了石化的魔咒而輕盈起來

       小說之巫言  持續逼近現實的本質,

       巫師喚醒萬事萬物的靈魂,改變現實的面貌

       小說以另一種的知識來言志

       小說或文學是跟科學同源的另一種知識

       朱天心: 淋漓盡致捕捉了我也在場的時代

       追求寫作的本質與逼進現實:不即不離

       川端康成可以拒絕相信現實

       小說家與小說之巫不同,是有另一個感受的層面,由此找尋另一個改變現實的力量,也就是言志

       伯修斯隨身攜帶蛇髮女妖的現實,接收它,當成獨特的負荷、變成一個秘密武器,去克敵制勝

       伯修斯 攜帶秘密武器蛇髮女妖 救了安卓梅達、

       攜帶秘密去海邊洗手,水生植物就變成了石化珊瑚、用珊瑚裝飾、

       看似輕盈的作家,是隨身攜帶蛇髮女妖的現實

       這可以發揮如下三種型態:

       如捷克的米蘭坤德拉屬於克敵型

       如魔幻寫實的馬奎茲是保持現實與文學間的一種平衡

       如卡爾維諾是用玩性,放下武器,但依然可以製成美麗的珊瑚

       阿跟廷波赫士:我們有義務成為另一些人

       在網路世代、微薄體,對文字與文學的不耐

       呼籲文學家有義務成為另一種人

嵌入 | 分享 | 詳細
QR code